标题摘要内容
民族团结,亚克西
来源: | 作者:bdfzxjfx | 发布时间: 2017-04-27 | 1297 次浏览 | 分享到:


 

新疆是一个多民族和睦相处的地方,西汉张骞历尽千难万险,穿风沙,走戈壁,在西域各民族和中原各民族之间建立起了交往的通道。从此,华夏各民族友好往来,商旅络绎不绝,人民和平相处,虽然由于文化差异也曾有过纷争,甚至战火,但是西域各民族从未脱离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的怀抱。相反,世代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敞开胸怀,热情地容纳了因为各种原因来到西域的其他民族的人民。如唐代屯田戍边的士兵及其家属,宋代流放到西域的犯人,元代战败的成吉思汗的部下,最令人感动的是接纳了从沙皇暴力控制下九死一生逃回的土尔扈特人。巴州人让出了水草丰美的绿洲,慷慨大方送给远道归来民族兄弟牛羊、帐篷,使这支疲乏、近乎崩溃的蒙古部落休养生息。

新疆先后接纳了满族、苗族、汉族等一二十个外来民族,并与这些民族兄弟和睦相处,共建家园。他们通商,甚至通婚。互相学习,互相借鉴,组成了民族大家庭。他们的友情经受住了各种考验,分裂分子、敌对势力,曾挑起无数次的民族矛盾,妄图制造民族分裂,但都没有达到目的。新疆各民族人民深明大义,兄弟阋墙,御侮于外。

当年沙皇俄国派遣将领阿古柏率军入侵伊犁,伊犁各族人民在驻军统帅的带领下,顽强抗击,取得了伊犁保卫战的胜利。四十年代末期,为粉碎少数分裂分子分裂祖国的阴谋,伊犁、塔城、阿勒泰等三区人民发动了著名的三区革命,及时消灭了动乱分子,彻底粉碎了敌人的阴谋。新疆和平解放后,乌斯满等不甘失败的分裂分子发动叛乱,又是各族人民团结一心,不怕流血牺牲,追击流窜余匪,维持边疆稳定。六十年代,前苏联利用我国天灾人祸策动边境人民叛逃,虽然有少数不明真相的人叛逃,但更多的民族兄弟团结起来了,他们相互救助,共渡难关,谱写中华民族大团结之歌。

但是,分裂分子、敌对势力是不愿意看到我们各民族团结稳定、安居乐业的,他们或是金钱诱惑,或是暴力威胁,或是篡改宗教教义、披着宗教的外衣煽风点火、造谣诬蔑,甚至亲自披挂上阵,裹挟一些受蒙骗的人,制造暴力恐怖事件,杀害无辜的人们,破坏和谐安定的社会环境。幸好我们各族人民眼明心亮,粉碎了他们的阴谋,恐怖分子如过街老鼠,东躲西藏,最终也没有逃脱覆灭的命运。

我们欣喜地看到,在我们周围,在天山南北,一群群热爱和平、善良正直的人就像是雪莲花一样坚强地奋战在维稳一线,奉献青春和热血,奉献聪明才智;又像蒲公英一样散布在沙漠绿洲的每一个角落。他们扎根边疆草原,有的救死扶伤,作白衣天使;有的教书育人,甘当人梯;有的慷慨解囊,扶助贫困;有的舍生忘死,防恐反恐;有的牺牲健康,割肾救人....一个个鲜活生动的事例,奏响了一曲曲感人肺腑的民族团结之歌,让生活在新疆这块热土上的人们更加珍惜民族和谐的大好局面,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民族团结已成为各民族的共识,成为新疆发展的重大课题。

库尔班大叔是和田县的一个贫苦农民,他深受地主巴衣的迫害,妻离子散,走投无路,只好躲藏在沙漠边缘,一躲就是十几年。土改工作队的夏县委和他的队友把库尔班找回来时,他连话都不会说,头发花白,乱蓬蓬的如枯草一般。工作队分给他土地房屋,想尽办法为他找回了失散十几年的妻子女儿。库尔班大叔也许不知道共产党是谁,但他切实感受到了夏县委等基层工作人员给他的帮助和关怀,他要报恩,只能是给夏县委报恩。当他得知在夏县委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恩人住在北京的时候,他便不顾一切,要骑着毛驴进北京。

库尔班大叔进北京的故事就这样被人传颂,搬上舞台、银幕,走进人们的心里,凝成雕塑。当我们重温这段佳话,感动于库尔班大叔的真诚的时候,也更明确自己身上的责任,维护民族团结不是口号,它是实实在在的行动,是把国家的民族政策落实到一个个惠民的细节上。不居高临下,不夸夸其谈;不以救世主自居,不以施恩者自傲。用真诚之心唱响民族团结之歌,只有这样,各民族兄弟才会由衷地说:民族团结,亚克西!

                                                      ∕陈秋安